2017-02-04[間諜橋], 2017年

間諜橋[賞析]

 

cgm2e41079625cecd217c85359859f9bc1b242

 

「間諜橋」賞析  吳瑩瑛整理

本片劇情是敘述美蘇冷戰時期一位律師詹姆斯唐納文如何以不畏人言的道德正義感,協助被起訴的蘇俄間諜魯道夫阿貝爾儘量獲得公正的司法審判。不僅如此,唐納文還以他優異的談判技巧,協助美國政府與蘇俄及東德交涉,希望能成功地以阿貝爾換回被拘禁的一位美國空軍俘虜以及一位美國學生。全片除了重現冷戰時期的美國社會氛圍外,也描述了東德築起柏林圍牆時的血腥殘酷與人心惶惶。

片中卻還有一位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那就是蘇俄間諜阿貝爾上校,這個角色被刻劃得冷靜平和、喜愛美術文化,讓觀眾完全認同他的正面形象, 這一點相當重要,因為如此一來,才能讓觀眾同理唐納文律師的正義感來源,如果不是因為美蘇兩國戰爭的敵對狀態,這個間諜其實是位值得尊敬的人。而我們也才能經歷堅守心中那份道德正義所必須面對的環境煎熬與心路歷程。這個阿貝爾上校角色的詮釋完全令人信服,劇中他有幾句台詞充滿智慧,令人會心一笑。例如:
“Would it help? “(這是他常用來回答湯姆漢克問他為何不擔心的妙語)
”The boss isn’t always right, but it always is the boss.”

唐納文律師讓觀眾藉由這個角色,思索著自己是否有像他一樣堅持心中道德正義尺度的勇氣。這個角色在片中有三個可以讓他接下來的人生完全不同的選擇機會:

第一,他要不要接下政府委派替這個千夫所指、人人欲除之而後快的蘇俄間諜辯護的工作?

第二,他要不要虛與委蛇地只草率地幫這位間諜辯護,讓政府與社會大眾皆大歡喜,還是恪守律師的職業訓練與原則,即使被輿論唾棄、身家遭受恐嚇、也要認認真真地幫當事人辯護?

第三,他要不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東德談判交換戰俘?而且堅持要換回臨時加碼的大學生?

唐納文律師在這三個人生轉捩點上,都選擇了吃力不討好的道路,只因為他心中有著文明人的道德正義標準,這也是他能抵擋一般民眾隨媒體起舞淺薄思想的唯一盾牌,,他的堅持與他與阿貝爾間無需多言的相知相惜,成了這部片令人非常感動的因素。唐納文律師後來受到美國政府的重用,參與許多國家人質交換的談判,尤其是在與古巴的談判中救回了數以萬計的美國人民。人有些時候做了看似愚笨的堅持,其實也許是為人生開了另一條大路。唐納文律師讓自己成了歷史上值得一提的人物,而不僅是一個紐約能言善道的保險業律師。

唐納文律師對被救回的空軍士兵鮑爾(鮑爾沒有自行犧牲、又被懷疑在被囚禁期間出賣軍情給蘇俄,所以被救後相當尷尬與惶恐,很想讓旁人相信自己沒有洩密)所說的一句台詞:「在這個時候,只能相信自己做過的事,別人的看法都不重要了。」這不僅是唐納文這個Standing man的自我處事寫照,也是總結全片主題最精練的一句台 是啊!唐納文律師說得好:「在這個時候,只能相信自己做過的事,別人的看法都不重要了。」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這個文明時代所植入人心的道德正義,我們就都有可能成為Standing Man。當我們知道自己是Standing Man/Woman 時,旁人在電車裡對我們的眼光是輕視還是讚賞,一點都不重要。這就是一部好電影所帶來對人心向上提升的力量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